张某某与河北隆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雅虹文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9-07-19 15:01:10

张某某与河北隆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雅虹文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16)冀民终35号

                                                                    案  由: 借款合同纠纷

                                                                    裁判日期: 2016年03月30日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冀民终3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河北隆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新石中路375号金石大厦A-707。

法定代表人:路景彬,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康**,河北和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河北和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雅虹文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红旗大街25号。

法定代表人:王保山,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康**,河北和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河北和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丽英。

委托代理人:董俊敏,河北大卓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丁玉杰,河北创伟投资有限公司员工。

原审第三人:张文杰。

原审第三人:王鑫。

原审第三人:史晓萌。

原审第三人:杨磊。

原审第三人:王利涛。

上述原审第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董俊敏,河北大卓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河北隆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基房地产公司),上诉人雅虹文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虹公司)与被上诉人张丽英,原审第三人张文杰、王鑫、史晓萌、杨磊、王利涛借款合同纠纷一案,隆基房地产公司、雅虹公司不服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石民三初字第000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隆基房地产公司和上诉人雅虹公司共同委托的代理人康**、张**,被上诉人张丽英委托的代理人董俊敏、丁玉杰,原审第三人张文杰、王鑫、史晓萌、杨磊、王利涛委托的代理人董俊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1年7月6日,原债权人张文杰与被告隆基房地产、被告雅虹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借款3000万元正,借款期限三个月,2011年7月6日—2011年10月5日,利率月息3.5%。同日,原债权人张文杰与被告隆基房地产签订土地抵押合同,被告隆基房地产将位于石家庄市新石中路165号的土地(土地使用权证:桥西国用2009第00151号,面积为6107.05平方米)提供抵押。2011年7月11日,被告隆基房地产为原债权人张文杰开据3000万元的收据,同日,双方办理了土地他项权利登记手续,土地他项权利证:他项(2011)第153号。2012年3月22日,为担保债务的履行,原债权人与被告隆基房地产约定签订三套商品房买卖合同并进行预售备案,其中,桥西区新石中路165号四季福园别墅2号住宅楼0105室以原债权人张文杰名义进行签订,其余二套,桥西区新石中路165号四季福园别墅2号住宅楼0106室与0107室以第三人王鑫名义进行签订。2011年7月13日至2013年9月17日,被告隆基房地产分31次共偿还利息2385万元,原告认可2013年11月6日,偿还了本金200万元。借款逾期后,2014年7月4日,原债权人张文杰与被告隆基房地产、被告雅虹公司签订协议书,三方确认,截止协议签订之日,到期债务累计为3542.93万元,给予被告隆基房地产开发的桥西区新石中路165号四季福园别墅小区的10套住宅(1号住宅楼0101—0107,2号住宅楼0205—0207)与12套商铺(1号商业楼0102—0107,2号商业楼0101—0106)三个月的销售期,截止2014年10月5日,如被告隆基房地产未能全部还清原债权人张文杰本息,则以上房屋的所有权归原债权人张文杰所有,抵顶上述欠款。2014年12月10日,原债权人张文杰与原告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上述债权及相关权利转让给原告,并于2014年12月19通过国信公证处对被告隆基房地产、被告雅虹公司进行了邮寄送达债权转让通知书的公证。

2013年11月6日,原债权人史建国与被告隆基房地产、被告雅虹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借款金额1000万元,借款期限六个月,2013年11月6日至2014年5月5日,借款利率月息2.8%。2013年11月8日,原债权人史建国借款1000万元给隆基房地产,被告隆基房地产为原债权人开具1000万的收据。借款合同同时约定,为保证借款本息能按时归还,原债权人史建国与被告隆基房地产约定签订1214.06㎡商品房买卖合同并进行预售备案,其中,桥西区新石中路165号四季福园别墅6号住宅楼0101室以第三人杨磊名义进行签订,桥西区新石中路165号四季福园别墅6号住宅楼0102室以第三人王利涛名义进行签订,桥西区新石中路165号四季福园别墅6号住宅楼0106室以第三人史晓萌名义进行签订。自2013年11月8日至2014年7月14日,被告隆基房地产分8次共偿还利息252万元(包括借款当日扣除的112万元利息)。2014年12月12日,原债权人史建国与原告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上述债权及相关权利转让给原告,并于2014年12月19通过国信公证处对被告隆基房地产、被告雅虹公司进行了邮寄送达债权转让通知书的公证。另查明,雅虹公司提出管辖异议时已超出被告的答辩期限,管辖异议申请不再受理。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隆基房地产向长安区人民法院起诉,以显失公平为由,请求撤销2014年7月4日双方签订的协议书,长安区人民法院以(2015)长民二初字第541号民事判决书驳回隆基房地产的诉讼请求,隆基房地产不服该判决,上诉至本院,本院以(2015)石民四终字第01047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以上事实有当事人的陈述,双方提交的证据,庭审笔录在案佐证。

原审认为,本案有以下几个焦点问题:一、关于张文杰与隆基房地产借款合同及以物抵债协议书的效力问题。合法的民间借贷受法律保护,原债权人张文杰与被告隆基房地产、保证人雅虹装饰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均是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等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借款合同期限届满后,为了偿还上述借款合同本息,2014年7月4日原债权人张文杰与被告隆基房地产公司签订协议书,后被告以显失公平为由申请法院撤销该协议书被驳回,从而也就确定了该协议书的效力。原告诉请履行协议书的内容,依法有据,应予支持。二、关于原债权人史建国的债权,被告实际上仅收到原告借款本金888万元,另外的112万元作为2013年11月、12月、2014年1月、2月份四个月的借款利息提前扣除,明显违反法律规定,应当按照被告实际收到的款项888万元作为借款本金,《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借款的利息不得在预先的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1000万元的借款在当日即扣除四个月112万元的利息,借款本金数应确定为888万元,被告的这一抗辩理由依法有据,应予采信。利息的计算按照本金888万元乘以合同约定的利率计算,但最高不超过同类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已还利息252万元减去112万元=140万元是被告实际偿还的利息,该部分利息按照双方合同约定应计算至2014年4月27日。三、关于债权转让的效力,《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的,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本案中,两笔债权的转让,均在公证员的见证下通过特快专递方式通知了被告,该债权转让行为依法有效,原告依法取得了转让的债权,是本案适格的原告。四、关于借款利息及保证人的保证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六条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第十六条有保证人借贷债务到期后,债务人有清偿能力的,由债务人承担责任;债务人无能力清偿、无法清偿或者债务人下下落不明的,由保证人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两份借款合同的利率分别约定为月利率3.5%和2.8%,换算成年利率为42%和33.6%。按照上述规定,利率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因此应当调整为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超出部分不予保护。被告雅虹文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是保证人,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五、关于原告对抵押土地及地上房屋是否具有优先受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三条本法所称抵押,是指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不移转对本法第三十四条所列财产的占有,将该财产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第三十六条第二款以出让方式取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的,应当将抵押时该国有土地上的房屋同时抵押。第四十一条当事人以本法第四十二条的财产抵押的,应当办理抵押物登记,抵押合同自登记之日起生效。第五十三条债务履行期限届满抵押权人未受清偿的,可以与抵押人协议以抵押物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抵押物所得价款受偿;协议不成的,抵押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第五十五条城市房地产抵押合同签订后,土地上新增的房屋不属于抵押物。需要拍卖该抵押的房地产时,可以依法将该土地上新增的房屋与抵押物一同拍卖,但对拍卖新增房屋所得,抵押权人无权优先受偿。张文杰在与被告签订借款合同时,双方亦签订了抵押合同,并办理了土地抵押登记手续,抵押合同生效。虽然在该抵押土地上新建设的房屋不当然属于抵押物,但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后,双方协议以房地产折价抵顶债务的行为也不被法律所禁止,抵顶债务的协议书有效,该协议书的效力亦被本院(2015)石民四终字第01047号判决书所确认,原告的诉求应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第三十六条,第四十一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第七条,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河北隆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全面履行2014年7月4日签订的《协议书》,将协议书约定的14套房产交付给原告张丽英,并办理相关房地产手续。该房产位于桥西区××别墅××住宅楼0101(住宅面积375㎡,商业面积0㎡,总面积375㎡)、0102(住宅面积375㎡,商业面积117.72㎡,总面积492.72㎡)、0103(住宅面积392㎡,商业面积117.72㎡,总面积509.72㎡)、0104(住宅面积420㎡,商业面积117.72㎡,总面积537.72㎡)、0105(住宅面积420㎡,商业面积117.72㎡,总面积537.72㎡)、0106(住宅面积420㎡,商业面积117.72㎡,总面积537.72㎡)、0107(住宅面积391㎡,商业面积96.63㎡,总面积487.63㎡),2号住宅楼0101(住宅面积0㎡,商业面积96.63㎡,总面积96.63㎡)、0102(住宅面积0㎡,商业面积117.72㎡总面积117.72㎡)、0103(住宅面积0㎡,商业面积117.72㎡,总面积117.72㎡)、0104(住宅面积0㎡,商业面积117.72㎡,总面积117.72㎡)、0105(住宅面积392㎡,商业面积117.72㎡,总面积509.72㎡)、0106(住宅面积375㎡,商业面积117.72㎡,总面积492.72㎡)、0107(住宅面积375㎡,商业面积0㎡,总面积375㎡)上述房屋交付并办理完相关房地产手续后,双方的债权债务关系消灭。二、被告河北隆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原告张丽英的欠款本金888万元及利息,利息的计算自2014年4月27日开始,按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至全部本金还清之日止。三、被告雅虹文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对上述判决一、二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四、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诉讼费328388元,由被告河北隆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

判后,隆基房地产公司与雅虹公司均不服一审判决,共同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2014年7月4日以物抵债《协议书》无效。首先,上诉人河北隆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该《协议书》内容显失公平为由诉请法院撤销。(2015)石民四终字第01047号判决书驳回了上诉人的诉讼请求,(2015)石民四终字第01047号判决书只是判定该以物抵债《协议书》不存在显失公平不予撤销,对于该《协议书》是否有效,并没有予以确认,而一审法院却故意歪曲事实、偷梁换柱、偷换概念强行认定(2015)石民四终字第01047号判决书是判令以物抵债《协议书》有效,显然错误。其次,一审判决认定该以物抵债《协议书》三方确认到期债务为3542.93万元也是错误,因该3542.3万元是按照高利贷+利滚利方式计算得出,依法不受法律保护。原债权人张文杰实际出借本金只有2895万元,而隆基公司已实际偿还张文杰3585万元,一审法院未对真实债权数额进行调查核实,就强行认定了以物抵债《协议书》上的数额是错误的。再有,该《协议书》第三条约定“给隆基公司三个月的销售期,销售房款用于偿还借款,否则房屋所有权即刻归张文杰所有并支付5倍销售房款金额的违约金…”但该《协议书》第五条规定:“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签字盖章生效),第三条所载房屋所有权及所占土地使用权归张文杰所有”。也就是说第五条的规定根本就没有给上诉人任何的销售期限,实在不知道一审法院为什么只认定《协议书》第三条约定,而对协议第五条却视而不见。综上,以物抵债《协议书》内容严重违法,是无效的协议,依法应当驳回被上诉人诉讼请求。2、债权转让并未通知到上诉人,故对上诉人不发生效力。原债权人张文杰、史建国与被上诉人签订债权转让协议书没有通知到债务人隆基房地产公司,也没有通知到保证人雅虹公司,该债权转让对上诉人不具有法律效力,应当驳回被上诉人的起诉。《合同法》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债权转让有其特定的法律效力,债权转让后就与让与人(即原债权人)脱离债权债务关系,受让人(即新债权人)对债务人享有债权,债务人须向债权受让人履行债务并不得向原债权人履行债务。同时,债务人对新债权人享有对原债权人的抗辩权、抵消权。故此,我国法律采取债权转让通知到原则,即:“债权转让的通知”是指让与人向债务人作出的关于转让债权的意思表示。债权转让的通知应以到达债务人发生效力,债务人只有在接收通知后,才能以受让人为债权人且只有向受让人清偿才能消灭债权债务关系,并不再向原债权人清偿。本案原债权人张文杰、史建国均未将债权转让的通知送达到债务人隆基公司,也没有送达到雅虹公司,对于债务人隆基公司而言债权人仍然是张文杰、史建国而非被上诉人,对于保证人雅虹公司而言仍要向张文杰、史建国承担保证责任,故本案被上诉人的诉讼主体不适格,应当驳回其起诉。虽然,原审法院审理过程中被上诉人提交了“债权转让通知书”邮寄行为及过程进行保全公证的证据,但是公证处并未显示上诉人收到了张文杰、史建国的邮件,事实上上诉人的确也没有收到上述“债权转让通知书”。上诉人是企业法人,应当由公司法定代表人或公司指定负责文件收发的人员签收。而上诉人根本没有收到原债权人的债权转让通知书,对债权转让毫不知情,且债权转让确定的债权数额等标的也是完全错误无效的,原审法院无视上诉人没有收到债权转让通知的事实,显然属认定事实错误。3、被上诉人不具有优先受偿权。原审法院认定本案抵押土地上的新建设房屋不当然属于抵押物,但后续混乱逻辑认定“在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后,双方协议以房地产折价抵顶债务的行为也不被法律所禁止,抵顶债务的协议书有效…”,实属错误。2014年7月4日上诉人与原债权人张文杰签订以物抵债《协议书》,根据《物权法》第195条规定,抵押财产折价抵顶债务前提是抵押财产,且应当参照市场价格。而该以物抵债《协议书》约定的房产并未不是抵押财产,而且规定的价格也远远低于市场价格,所以被上诉人主张对地上房屋享有优先受偿权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史建国的债权也不具有优先受偿权。故一审法院在本院认为里面确认被上诉人具有优先受偿权错误。4、关于借款利息问题。本案两份借款合同约定的利率分别为月利率3.5%和2.8%,严重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之规定“对于借款合同期内的借款利息应当按照不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双方对借款逾期后的利率没有约定,应当参照银行同类贷款利率计息。”上诉人隆基公司实际支付给原债权人史建国的款项252万元,原审判决认定252万元减去112万元后的140万元是实际支付的利息显属错误。史建国的《借款合同》约定借款期限为六个月,即2013年11月6日至2014年5月5日,原审判决将史建国的借款利息计算至2014年4月27日是错误的。二、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原审判决适用的《担保法》第四十一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五条规定的内容与《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七条和第一百八十八条、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二百条内容不一致,《担保法》的相关规定已被《物权法》规定取代,已不再具有法律效力,而原审法院依据已失效法律规定作出裁判,显然适用法律错误。2、原审判决第三项要求雅虹公司对判决一、二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而判决第一项为隆基公司将14套(实际判决却叙述了22套房产需要交付办理手续)房产交付给被上诉人,并办理相关房地产手续。该项判决上诉人雅虹公司不知道要如何承担连带清偿,更不知是承担连带清偿14套还是22套。三、原审法院严重违反法定程序。1、2015年3月23日,上诉人隆基公司向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起诉以显失公平为由要求撤销2014年7月4日上诉人与债权人张文杰签署的《协议书》,2015年4月9日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立案受理。因本案必须以长安区法院审理案件结果为依据,而长安区法院的案件尚未审结,故上诉人隆基公司向原审法院提交了“中止审理申请书”,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条、第一百五十四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应当裁定本案中止审理。而原审法院至今未作出民事裁定书,故原审法院审理程序严重违法。2、2015年3月2日上诉人雅虹公司指派代理人领取了本案被上诉人的起诉状及其他证据材料,并于3月3日提交了管辖异议申请书。原审法院民三庭应当将案卷移交立案庭进行审理管辖权异议。但原审法院民三庭却以在2015年2月14日向上诉人雅虹公司留置送达法律文书为由不予审理管辖异议。事实上,上诉人雅虹公司从未表示不领取法律文书,且一直委托代理人与原审法院沟通相关事宜,原审法院从未通知上诉人雅虹公司要到公司送达诉讼材料,上诉人雅虹公司也未表示不接收、不签名,故本案不应当适用留置送达。并且原审法院留置送达时注明“看门人王中才在场”,上诉人雅虹公司没有名为“王中才”的员工,故原审法院留置送达程序严重违法,未移交立案庭审理雅虹公司提出的管辖异议程序严重违法。3、被上诉人诉请上诉人履行2014年7月4日上诉人与债权人张文杰签署的《协议书》,交付22套房产,该22套房产经评估实际价值大约为1.5亿元,被上诉人应当按照此价值缴纳案件受理费用。在一审庭审时上诉人曾明确提出要求一审审理确定案涉房产价值,并据此缴纳案件受理费用,并提交了异议书。原审法院对此未予理睬,严重程序违法。

张丽英答辩称:一、关于事实认定。1.对上诉方主张抵债协议书无效的观点,对方的撤销之诉,因为已经有生效的判决书认定不属于协议无效的情形。2.认定到期债务金额的问题,关于以物抵债协议书其内容是否公平的问题,也就是说是否应当予以撤销的问题,长安区法院和石家庄中院已经作出了生效判决的认定,这不能成为上诉人主张协议书无效的事由。关于协议书第3、4、5条约定的问题,虽然表述上有问题,因为这个协议起草时是非法律专业人士起草的,所以表述不严谨。但是它并非格式条款,因为即便是格式条款,上诉人也有权选择对他有利的意思表示来解释。而且在3个月内上诉人也没有销售,3、4、5条表述的不规范并不影响双方的真实意思表达。上诉人主张协议书的内容违法并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该协议书并不具备上诉方所主张的协议无效的任何情形。综上,被上诉方认为,上诉方主张协议书无效的观点是没有任何根据的。二、关于债权转让是否通知到上诉人的问题。由于这两笔债权转让,一笔是张文杰转让给张丽英的,一笔是史建国转让给张丽英的,在原债权人直接送达无效的情况下,采用了公证送达的方式,公证送达的地址在公证书中已经载明,是当时两上诉人的工商登记注册地和实际办公地,这个可以从公知系统中查询,我们送达时,隆基房地产公司和雅虹公司是共同在石家庄市××西××公寓××楼注册并办公。至于签收人是谁,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还是他指定的文件收发人,法律并没有强制性规定。从公证送达的结果看,显示了所有的公证送达文件,上诉方已经签收。那么至于是谁签收,这是上诉方的内部管理问题,并不影响对于上诉方已经收到债权转让通知这一事实的认定。三、关于被上诉人是否具有优先受偿权的问题。1.关于被上诉人的优先受偿权,一审法院在本院认为章节里面并没有进行任何表述,在判决中也没有认定被上诉人的任何优先受偿权,对于这一点我们认为上诉方提出没有必要。2.关于以物抵债,被上诉方认为以物抵债的财产并不仅限于抵押物,该以物抵债协议书是在上诉方不能履行借款合同约定的义务,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后达成的协议,基于这笔债权债务的清理是双方重新做出的约定,上诉人认为这份协议书其形成和效力都是独立的。虽然与以此形成的借款合同有关,但是不受借款合同的影响。那么只要是上诉方有权处分的物,包括他的现有抵押财产,上诉方都有权作出以物抵债的处分。四、关于借款利息的问题。我方认为一审法院的认定已经完全支持了上诉方的相关主张。利息计算也是完全按照上诉方在一审的主张计算的。我方认为这里面没有任何瑕疵。五、关于法律适用问题。我方认为法律适用不存在任何问题。关于担保法和物权法的适用问题,物权法的第4篇,担保物权篇第15章,一般规定中的第178条,关于物权的规定是有规范的,第178条规定担保法与本法规定不一致的适用本法。纵观上诉方援引的担保法和物权法的规定,这两法的相关条款所对应的内容并无矛盾。因此,我方认为无论是适用担保法还是物权法都是没有问题的。六、关于原审法院是否违法法定程序的问题。第一,中止诉讼的问题,民诉法第150条对于第5种情形并无作出应当出具中止裁定的要求,中止诉讼的表现方式有多种。除了出具民事裁定,还可以以笔录、告知等方式来表达。纵观一审判决,事实上已经对本案中止的情形作出了表述(见一审判决书第11页倒数第5行),如果一审审理没有作出中止的处理,不可能对上诉人撤销之诉作出援引和表述。我方认为并没有违反相关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不存在程序违法的情形。第二,管辖权异议的问题。上诉方主张管辖异议是在答辩期届满之后提出的。对于这一情形,一审判决在第11页倒数第7行作出了表述,认定上诉方超过了答辩期提出管辖异议的核心事由是上诉方领取本案的起诉状和一审证据材料的时间节点问题。这个送达情形也是有据可查的。留置送达的地址是雅虹公司办公地点和登记场所。并且有其工作人员的签字为证。第三,案件受理费的缴纳问题,我方认为一审法院所计算的案件受理费也是依据相关的规定计算的。并且案件受理费收取的多少并不损害上诉方。

各原审第三人均同意张丽英答辩意见。

本院查明,2013年11月6日,史建国与隆基房地产公司、雅虹公司签订借款合同,2013年11月8日史建国将1000万元转给张文杰,隆基房地产公司为史建国开具1000万元的收据,当天史建国又向隆基房地产公司出具一份金额为112万元的收到条。张丽英认可史建国向张文杰转款1000万元,当天又转给史建国112万元,张文杰实际从史建国处收到888万元,加上隆基公司31次通过转账还款2385万元,张文杰共计收到还款3272万元。

另查明,史建国向隆基房地产公司履行借款后,隆基房地产公司分别于2014年3月3日还款28万元,2014年4月16日还款28万元,2014年5月16日还款20万元,2014年6月11日还款8万元,2014年6月20日还款18万元,2014年6月26日还款10万元,2014年7月14日还款28万元,共计还款140万元。

二审庭审中,张丽英提出原审判决中没有认定被上诉人的任何优先受偿权,未支持其关于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隆基房地产公司和雅虹公司认为一审对此有相关论述,其关于优先受偿权的上诉主要是针对以物抵债协议书的效力问题。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1、2014年7月4日《协议书》的性质和效力如何认定;2、隆基房地产公司与史建国之间借款按何标准计算利息;3、债权转让协议的效力问题。

关于2014年协议书的性质和效力问题。2014年7月4日原债权人张文杰与隆基房地产公司、雅虹公司签订协议书,确定截止协议签订之日,隆基房地产公司到期债务累计为3542.93万元。协议载明,给予隆基房地产公司开发的桥西区新石中路165号四季福园别墅小区的10套住宅(1号住宅楼0101—0107,2号住宅楼0205—0207)与12套商铺(1号商业楼0102—0107,2号商业楼0101—0106)三个月的销售期,截止2014年10月5日,如隆基房地产公司未能全部还清原债权人张文杰本息,则以上房屋的所有权归原债权人张文杰所有。该协议约定属于以房屋折价抵偿债务,并无抵押担保的意思表示,不属于抵押担保协议,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应当认定为有效。隆基房地产公司和雅虹公司上诉称隆基公司实际借张文杰2895万元,已经偿还3585万元,协议书确定的到期债务3524.93万元是高利贷加利滚利计算出来的,依法不应受法律保护,以物抵债协议书严重违法。本院认为,对此协议书债务数额的认定,第一,该以物抵债协议书明确载明“甲方(原债权人张文杰)为支持乙方(隆基房地产公司)开发建设项目,由甲方向乙方提供了资金支持,丙方(雅虹公司)作为担保人为此笔借款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因此形成了乙方、丙方的债务。为尽快清偿此债务,确保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经三方充分协商签订本协议,以便共同遵守:一、经三方确认,截止本协议书签订之日,乙方(隆基房地产公司)欠甲方(张文杰)到期债务累计3542.93万元人民币。”对协议书的真实性隆基公司和雅虹公司均无异议,从协议书的内容来看,该协议书是经过三方充分协商后形成的合意,应为各方真实意思表示。第二,2011年7月13日至2013年9月17日期间,隆基房地产公司共向张文杰转款31次,在转账凭证上均注明转款的用途为还利息,张文杰在确认的收到条上也均注明收到的钱款为隆基房地产公司支付的利息费,从还款的事实来看双方均认可偿还的钱款为借款的利息。第三,2014年7月4日的协议书不同于一般借款到期后的债务清算还款协议,2013年11月8日后隆基房地产公司一直未支付张文杰任何费用,2014年7月4日协议书确定以房屋折抵债务后,确定的债权3542.93万元,之后不再产生任何孳息,从公平合理的角度来看,协议书确认3542.93万元债权并不显失公平。另外,在本案诉讼过程中,隆基房地产公司以显失公平为由请求法院撤销以物抵债协议书,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和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均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上诉人在本案中仍主张该协议书显失公平属一案二理,故对隆基公司关于以物抵债协议书效力和性质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隆基房地产公司与史建国之间借款按何标准计算利息,隆基房地产公司与史建国之间借款合同约定借款利率月息为2.8%,折合年利率为33.6%,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6条“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按照上述规定,应调整为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隆基房地产公司已支付的140万元,根据隆基公司还款的时间,以888万元为基数,自2013年11月6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类贷款利率四倍计算,并不涉及折抵本金的问题,故该140万元可折抵其所欠借款的利息,在实际履行中予以扣减。隆基房地产公司和雅虹公司的该项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债权转让协议的效力,本案两笔债权的转让,均在公证员的见证下以特快专递方式通知二上诉人,该债权转让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关于债权转让的规定,张丽英依法取得了转让的债权,隆基房地产公司和雅虹公司关于债权转让协议无效的上诉意见缺乏理据,不予支持。

关于法律适用和程序问题。上诉人主张原审判决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四十一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五条规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相关法条规定不一致,属于适用错误,经查,原审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的相关法条,并未影响本案实体问题的处理,且担保法相关法条并未废止,故上诉人关于法律适用错误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关于以物抵债协议书约定的房产套数问题,经查,协议书约定的14套房产按照住宅部分和商业部分计算为22套,故原审判决叙述的22套房产与判决第一项认定的14套房产为同一标的。关于上诉人所提原审违反法定程序的问题,第一,案件是否中止审理应由人民法院根据案件的审理情况依职权决定,原审法院在审理本案过程中未决定中止审理并未违反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第二,原审法院在2015年2月14日向雅虹公司留置送达程序合法,雅虹公司未在答辩期间内提出管辖权异议,原审留置送达和不予受理管辖权异议的做法并无不当,故上诉人所提原审违反法定程序的依据不足,不予采信。

综上,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但关于888万元债权的利息折抵认定有误,应予纠正。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石民三初字第0002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三项、第四项;

二、变更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石民三初字第0002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河北隆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张丽英的欠款本金888万元及利息(利息自2013年11月6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河北隆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已支付的140万元在履行中折抵)。

如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内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诉讼费用负担不变。二审案件受理费328388元,由河北隆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雅虹文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公司负担320000元,由张丽英负担8388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巍

代理审判员 吴晓慧

代理审判员 申 毅

二〇一六年三月三十日

书记员 李冠霞